雨霖铃

沉迷梦间集(๑•̀ㅁ•́ฅ),欢迎勾搭(๑•̀ω•́๑),聊天废一只( • ̀ω•́ )✧

明天开学了QAQ
大雨拯救不了我一辈子QAQ
小可爱们,你们不要忘了我QAQ

《讲故事的人》(三)紫薇X无剑同人

新人渣文笔,请见谅(ฅ'ω'ฅ)
与原剧情有出入,请见谅(ฅ'ω'ฅ)
最后谢谢大家点开我的文(ฅ'ω'ฅ)
(不知道怎样弄链接,麻烦想看前两章的小可爱们点下我的头像( • ̀ω•́ )✧蟹蟹)

我有故事,你有酒否?
您又来听我讲故事了,
尝尝我为您准备的苦丁茶,这茶与这故事意外契合。
当心苦。

是夜,月凉如水,静静淌于夜色中。淌过半掩的门扉,与徐徐而来的微凉夜风,一起融化在那人幽深的双眸里。
“阿紫。”
开口是我自己都没想到的沙哑,这一声唤仿佛来自亘古,迟了千年。
“想起来了?”
疑问的句子却无半分疑问,仍旧淡淡的,我想起了他说过的一句话——何人来去,与他无关。
我并未回答他,我们都已经知道答案,只是都在逃避罢了。
“尝尝我泡的茶吧,特意和孤剑学的情花茶。”
“是在讨好我吗?没有用的。”
他还是拿起茶盏轻啜了一口,随即又放下。
“如何?”
“入口花香浓,但花香消逝后却是苦涩,苦。”
他不了解这其中寓意,如同当年收到玉镯的我一般。
我笑了笑,不知是在笑他不知这茶的寓意,还是在笑我的懦弱。
我偷偷将已经半透明的左手藏了藏,望向那双缀了星辉的眸子。
“茶大多数都是苦的。”
“我还是喜欢酒。”
我想说,你以前是喜欢茶的,只是终究没有说出口。
以前,那是多么讽刺的一个词,我们都回不去以前了。
我不再辩驳,只是笑笑。
我们都再无勇气提起以前。
他是他,亦不是他。我是我,亦不是我。
风起,片片花瓣落于那人肩头,素日里分明的轮廓被柔和,面前的苍白面容与记忆中温润的少年逐渐重合,恍若隔世。
那时的他,还未用金蛇束发。
那时的他,还未满头白发。
那时的他,还是送我玉镯的少年。
不知不觉间,视线已经模糊,
我抬了抬手想为他拂去衣上落花,
越发现我的手已经开始粉化。
昔日,我以记忆换得实体,如今我已寻回旧忆,而违约的代价,是我的命。
如果我还有本体这自然算不得什么,大不了再修千年,只是我却是没有本体的。
“你的手?”
他的声音是一贯的淡漠,却夹杂了几分不该属于他的颤抖。
痛感从四肢百骸传来,像是针扎,像是凌迟,我已经无力回答他,那种注视着自己的身体粉化的感觉并不好受。
我想靠的他近些,想为他拂去衣上落花,却只能迈出一步,只一步,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我张了张口,却发现我已经不能发出声音。
我的唇角开始粉化,我的眉眼开始坍塌,最终化为一地的湮粉。

你问我为什么还活着?
且听我慢慢道来。

我是独孤剑魔心中执念所化,只要独孤的执念一刻未解,我便一刻不会消失,独孤到死心中执念无解,故我永远不会消逝。
我实体灵体均被毁,
只得找了附近的女尸附身。
只是当我再度站在他面前时,他却再也不识得我。
我也想过告诉他我是无剑,而如今的我只是个占着别人躯壳的魂魄,他那般的人不该为任何事情所累。
他值得最好的人。

情花茶,需在二人缔结誓约时使用。
若奉上亲手所制情花茶则有将己身送于对方的意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
而是他就在我面前,
我们却只能擦肩而过。

(end)

小可爱们,我回来啦(ฅ'ω'ฅ)
一场大雨拯救了还在军训的我(ฅ'ω'ฅ)
这就更文( • ̀ω•́ )✧

明天开学了QAQ,
对不起,
最近不能给大家更文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假,心塞(´-ωก`)

《讲故事的人》(二)紫薇X无剑同人文

感谢给愿意点开我的文₍₍◡( ╹◡╹ )◡₎₎
新人渣文笔请见谅(๑•̀ω•́๑)
私设严重,与剧情有出入,请见谅( • ̀ω•́ )✧
最后欢迎勾搭( • ̀ω•́ )✧

我有故事,你有酒否?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你不妨沏一壶茶,再听我缓缓道来。
不过要当心些,茶都是苦的。
我是无剑,
独孤剑魔心中的那把剑。
如同我的名字一般,我是没有实体的,独孤看不到我,我也因此落得个清闲,不必同青光那般陪他打打杀杀。
许是同为剑的缘故,青光确是能看到我的。
他总是打趣我好吃懒做。
我也只是笑笑并不辩驳。
原以为我的一生将这么过去,平日里看看他们打打杀杀,闲暇时同青光拌拌嘴。
少时不甘平淡,总想着要闯荡一番大事业,
现在想来,如果日子如我预料的那般过去,倒也不错。
初次见他,是在废旧的仓库。
紫色的剑身宽不过寸余,但寒气逼人,剑刃柔软,微微颤动,在月光下发出幽幽的紫光。
拿近一看,剑柄上用金丝盘着两个篆文——紫薇。
身旁的青光没说话,只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是要被抛弃了吧。
我想拍拍他的肩膀来表示安慰,
可是我的手却直直穿过了他的肩膀,
我是灵体,触碰不到他。
似是明白了我的意图,他苦涩的笑了笑,复又摇了摇头。
紫薇来后,伴独孤打打杀杀的便不再是青光,青光也再无闲心打趣我,只是静静地坐在河边,独自回想着那些往事。
青光不理我,我开始注意到了新来的紫薇。
那时的他不同于现在的孤傲狷洁,反倒与柳叶的性情有几分相似,待人接物十分有礼,温润如玉。
独孤看不到我,青光不理我,紫薇就成了我唯一的玩伴。
“姑娘就是无剑吧。”
月下的紫衫少年浅浅笑着,缀了星辉的眸子仿佛含着一泓泉水,风起,吹动他银白发丝,吹动他束发的紫色缎带,吹落一地桃花,吹皱一池春水。
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说来好笑,我一时间竟看呆了,
他也不说话,只是浅笑着看我。
紫眸清晰的反射着外界的一切,
此时此夜,他眼中唯一个我。
我想我是永远也忘不了的,
那天月下浅笑着向我走来的紫衫少年。
“无剑姑娘?”
“啊?哦哦。”
我恍然发现自己的失礼,立刻红了脸颊。
那以后我们熟络了起来,
我会在他随独孤出谷后倚在门框上等他,只为他归来后第一个看到的人是我。
他也会给我讲一路上的经历,
听他是如何将敌人的剑折断。
有时从集市上路过他也会给我带回来一些吃食,有时是糖炒栗子,有时是冰糖葫芦,有时是桂花糕。
我哭笑不得的告诉他,我是灵体,碰不到这些实物。
于是他再次归来时给我带了一对玉镯,
剔透的光泽如水滴冰晶般耀眼却并不张扬,独一无二的轻柔淡雅 ,仿佛能让整个世界安静下来
“等你有了实体就能戴了。”
他说这话时笑的眉眼弯弯,紫眸中似有星辉灿烂。
望着他的眼睛,我第一次有了修成实体的想法。
当时我不明白这其中寓意,后来才知晓。
但当我知道后,已经是他被弃于山崖的时候了。
那天他如同往常一样随独孤去论剑,
我也如往常一样倚在门框上等他,
只是我再没等到他,
独孤是一个人回来的,腰间再没盘着那发着幽幽紫光的软剑。
他,也如同青光一样被弃了。
我慌了神,
我反复的问独孤,紫薇在哪儿。
我反复的问独孤,为什么要丢掉紫薇。
独孤当然是听不见的,
我也只是一遍遍的问他,
心脏那里仿佛被什么缠住,勒的我喘不过气,思及那紫衫少年,勒得愈发紧。
我是没有泪的,我只知道我很难过,难过的像是快要死掉。
我想如果我有泪的话,我一定会哭上好久好久,把眼睛哭瞎。
可是我没有,我只能一遍遍的问他,为什么要丢掉紫薇,为什么丢掉那么好的他。
看着河边发呆的青光,或许紫薇也在某个地方同青光一样发呆,思及此,便愈发难过。
独孤换了两把佩剑,一把叫玄铁,一把叫木剑。
后来,独孤不见了,
我这位传奇的主人终也同其他人一样长眠黄土之下,无碑无坟。
我以全部记忆和功力做代价,换了一副躯壳,
只为寻他。
只可惜再见他,我却不识得他。

您看我这对玉镯如何?
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
我明白的还是太晚了。
您的茶凉了,我去给您续一盏。
后来?
后来的故事很长,
您若喜欢改天我再讲于您听。

《讲故事的人》紫薇X无剑同人

新人渣文笔,请见谅(`•ω•´)ゞ
私设严重,可能与愿剧情有差异,请见谅(`•ω•´)
谢谢各位愿意点开我的文ヾ(≧∇≦谢谢≧∇≦)ノ

我有故事,你有酒否?
我名为无。
何谓无?便是无心,无念,无悲喜。
失忆后这名字又多了一层含义——无过去。
失忆后再见他是在桃花岛。
他,许是我的故人,我对这突如其来的念头措不及防。
故人,是个陌生的词,却总能使人热泪盈眶。
我想立刻冲上前去问问他,
问问他是谁,
问问他在我已经消失的过往里占据着怎样浓墨重彩的一笔。
可是我不能。
他啊,现在在我的对面,是对立面的那个对面。
他剜了魍魉的心,走了,没看我一眼。
看着没有温度的阳光,我的心也随他走了。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无边的黑暗,梦到焚尽一切的烈火。
惊醒,步入院中。
是夜,月凉如水。
淡淡的月华洒在他发上镀上一层银辉,紫眸中似有流光浮动,素日里分明的轮廓亦被月光模糊,宛如踏月而来的谪仙,整个世界仿佛被蒙上一层薄纱。
就是很多年后,这幅画面也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画面。
我就这么看着他,他也看着我,静静地,谁都不说话,有太多话想说出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千言万语,化成泪珠。
他啊,总是能轻而易举的让我哭。
“哦?做噩梦了?”
倨傲的话语穿过重重落花,直直入我耳中,在脑海中打了个转儿,击起一圈圈涟漪。
“嗯。”
他淡淡的扫了我一眼,对着月亮举了举手中的酒杯,仿佛在向何人致意,随即一饮而尽。
“这世上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有的只怕是尚未被逼至绝境的人吧。”
语毕,他瞥了我一眼,复又重新斟了一杯酒。
我夺下他手中重新斟满的酒杯,仰头饮下,苦涩的酒浆如烈焰一般灼烧着我的喉。
“咳咳咳。”
烈酒呛得我直咳嗽,他却轻轻笑了起来。
他突然靠近我,近到我几乎能感受到他的气息吹动我耳畔的碎发。
鼻尖传来一股若有若无,令人无比怀念的味道。
明明是第一次这么接近这个人,可为什么会觉得眼前的人令我熟悉的想哭呢?
“你明明可以成为一切,你明明可以成为我所希望的那个人。”
极近的距离,我能听见心跳的声音,像极了恋人间的耳鬓厮磨,但他吐出的话语却是冰冷。
我轻咬下唇,无力的想要反驳他的话,却无言以对,不管说些什么,都让我觉得自己不过是个懦夫。
混沌中,身旁的人儿发出悠长的叹息,他微微摇了摇头,尽管没有说出口,但很明显,我令他失望了。
“你就一直怀抱着期待别人来拯救你的想法,不断逃避下去好了。”
清冷的声音如水纹一般,在夜色中微微荡漾开来,消失不见。
后来连续好几个晚上,我都能在这澄澈如水的夜晚里找到他,银色的月华笼着他的长发,静静地,一如谪仙。
只是我再不敢上前,只静静地从窗口望向那个清瘦的背影,直到趴在窗口睡着。
这样的夜晚,总给我世上仅余我和眼前人的错觉。
睡在窗旁,醒来却是在榻上,盖着被子,桌上也会多几样吃食,有时是桂花糕,有时是冰糖葫芦,有时是糖炒栗子。
但无一例外,都是我喜欢的吃食。
我笑了。
那吃食上,仿佛还留有他让人心安的气息。
看着那吃食,想着他,梦魇亦不再害怕。
月夜虽冰冷,可有了他,亦让人心安。
像是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约定,夜夜都是如此。
后来,我记起来了。
记起来了月下谪仙般的他,
记起来了为我拂去衣上落花的他,
记起来了为我带零食的他,
记起来了沉于蛇腹的他,
记起来了孤傲狷洁的他。
我们的故事很长,请听我慢慢道来。

(未完)